情侣被困雪山险冻死 民警徒手刨雪,3次失败后拖出被困车

2018-01-05 13:57:51

来源:舜网    作者:

8988910472567283396.jpg

  原标题:情侣被困四川雪山终被救 曾与家人失联20小时担心冻死在荒野

  1月4日,从茫茫大雪山走出来的刘颖和女友,回到四川甘孜州乡城县城,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。前一夜,他和女友困在大乡城雪山中,随着夜色变浓,他们正担心自己会被冻死,结果搜救的民警敲开了他们的车窗。目前,他们决定提前终止前往云南的自驾游,等待大雪结束后,将返回宜宾老家。

  1月2日晚上9时许,刘颖和女友自驾越野车途径大雪山时与家人失去联系。1月3日下午4时30分,甘孜州乡城县公安局接到刘颖家人报警。随后,乡城县公安局立即组织然乌、洞松、青麦三个派出所及刑警大队的民警上山搜寻救援。

  失联24小时后,1月3日晚9时14分,搜救民警在大雪山垭口(乡城县与云南香格里拉市交界处)找到失联人员及车辆,同时还发现另外5辆被困车辆,和4名被困人员。经过救援民警近6个多小时的努力,包括刘颖及女友在内的6名被困人员安全回到县城。

  被困

  车陷大雪山 多次脱险失败

  刘颖是宜宾高县人,元旦期间,他与福建女友梁丽洁驾驶四驱越野车到甘孜州旅游。1月2日下午2点,在乡城吃过午饭的两人开始出发进入大雪山。

  “准备先到稻城去游玩。”1月4日上午,刘颖告诉封面新闻记者,他和女友制定了旅游路线,从四川甘孜自驾游到云南,乡城县大雪山是必经之路。

  2日下午6点30分,刘颖驾驶的汽车进大雪山。由于天色已经暗下来,刘颖和女友在车上休整。

  “3日早晨醒过来,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。”刘颖说,雪越来越厚,道路已经被雪覆盖,一边是悬崖,一边是山体,山体旁有70厘米宽的排水沟。

  见此情景,刘颖只能靠着山体缓慢行驶,时速在15—20公里之间。仅仅前行了800米不到,刘颖的车轮掉入了排水沟被困。

  “我拿了里的雪铲把雪清理干净,又用附近灌木丛里的枯树枝垫在车胎下,重新上路。”刘颖说,在路上,他遇见了两拨被大雪困住的大卡车,凭借越野车优势,他在下午1点到达大雪山桥位置。

  低速通过桥梁,刘颖的车轮再一次被排水沟困祝在他的前方,两辆大货车也被困祝刘颖说,大货车驾驶员帮忙把车推出来,已经是下午3点。

  他载着被困的2名大货车驾驶员继续前行,但行驶了700米左右,车辆再次被困在雪中。车子动不了,两名大货车驾驶员离开车辆返回货车。

  此时,已经是3日下午4点,他前面的一辆皮卡车同样被困祝 “皮卡车上有4人,他们来帮我铲雪推车。”刘颖说,经过多次努力,他的车仍然没法动弹。

  绝望

  与家人失联20小时 担心冻死在荒野

  众人见救援毫无进展,选择了附近的废弃木屋烤火。刘颖和女友则待在车内。

  刘颖说,2日晚上9时许,他们抵达大雪山时就与家人失去联系,“一路上都没有信号。”

  “我们把能穿的衣服都穿上了,还盖了车上的两床被子,仍能感觉到寒风阵阵。”刘颖说,3日下午4点仍没有联系上家人,当时很害怕,怕就这样冻死在山上。

  “下午4点过,终于发现有了点信号,我把求助短信发给在高县的妈妈。”刘颖说,短信发送之后,手机再也没有信号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到了3日晚上7点,大雪山的夜色越来越浓,狂风夹杂着大雪飘落在刘颖的车上。

  “又等了两个小时,没人来帮助我们,车里面也越来越冷。”刘颖告诉记者,担心被冻死的念头在心里越来越浓,整个人都陷入了绝望。

  晚上9点14分,突然,一束车灯光打到他们的车窗上,“警察过来敲响了车窗,当时激动得眼泪都出来了。”刘颖说,警察了解了他们的情况后,立即对道路除雪。

  搜索

  6小时紧张驰援 找到被困情侣

  “接到救援指令,我们立即出发。”1月4日上午,洞松派出所所长昂翁谢绕说,当时他们6人立即驾驶着越野车,冒着风雪向大雪山前进。

  3日下午6时,冒着风雪的越野车驶入距离县城80公里外的大雪山。

  “因为3号清晨乡城县开始下雪,道路非常难走。”昂翁谢绕说,进入大雪山区,雪越来越大,车辆已经开始雾化行驶。道路能见度不足10米远,两次警车差点掉下山崖。

  3日晚上9点,6名民警进入大雪山地区十七班垭口,风雨已经将前进的道路阻断,车辆无法前进。

  “从乡城进入大雪山再到香格里拉,有两条常走的道路。”昂翁谢绕告诉记者,指挥中心立即派遣另一队6人驾驶皮卡车进入搜寻,他们不愿在原地等待支援,放弃车辆徒步搜索。

  民警在雪中深一脚浅一脚走了近1个小时,搜索了附近1公里范围,仍然未发现被困人员。只能合力将警车推出,继续往香格里拉方向搜索。

  晚上9点14分,民警在大雪山垭口(乡城县与云南香格里拉市交界处)发现一辆被困越野车,越野车已经被狂暴的风雪覆盖大半车身。

  民警确认,车上被困的就是宜宾的刘颖与女友梁丽洁。“我们当时去敲窗户叫他们的时候,他们两个坐在车后排,身上盖着被子在发抖。”昂翁谢绕说。

1/2   1 2 下一页 尾页
分享到:
发表评论
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   
  • 最新评论
时代亚洲,在,就是时代
cod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