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子遭家暴给小三做饭:25年婚姻里,她一直忍受着,从没想过离婚

2017-09-19 14:15:45

来源:UC头条    作者:

 

  原标题:河北遭家暴女子: 不仅被往死里打, 还要给丈夫的“小三儿”洗衣做饭 | 深度人物

  记者/程丽雯 刘洁琼

  编辑/ 宋建华

  吴静身上伤痕累累

  吴静决定逃走。

  在被连续施暴两天三夜之后,吴静不知道自己从第几次昏死中再一次醒过来。她好像被换了一层皮,乌青、溃烂,大片大片地褪去了肉色,身体则肿胀到平时的一倍,两条大腿上散落的豆大般的血色圆点,是烟头灼烧留下来的痕迹。

  在25年的婚姻里,她一直忍受着,从没想过反抗或者离婚。直到8月12日早上,姜峰发了狠话:“这一片没有摄像头,今天晚上回来,打死你扔到荒郊野外,也没人会知道。”

  事后,她对深一度(ID:intodeepthoughts)记者说,她是被恐惧怔醒的。“再不逃跑,他真的会把我给弄死”。 

  根据全国妇联2011年的调查,有24.7%的女性在婚姻中遭受过不同形式的家庭暴力,有7.8%的农村妇女明确表示受过配偶的殴打。在这个3.3亿的庞大群体中,许多人都像吴静一样,常年生活在家庭暴力的恐惧中。

  天津的住处,丈夫姜峰出门后都会把吴静锁在屋里

  逃离

  逃离之路从房间到仓库铁门有10米,需要从4级的台阶翻滚下来,接着爬上14级的楼梯,到达约3米高的墙顶后,再摔到墙外面

  8月10日晚8点,吴静说那天夜里的挨打一点征兆也没有。

  他们出行刚回到家,一路上氛围平静,两人没怎么说话。进门后,姜峰把门一锁,拿起旁边棍棒向自己砸来。吴静来不及闪躲,被一棒子打在了地上,接着又挨了第二棒。

  姜峰的硬底皮鞋开始在她身上到处乱踹,之后,她看见丈夫把没有抽完的烟头在自己的大腿上抿,一根接着一根。“一点也不疼,真的,整个人都是麻木的”,吴静说。

  吴静觉得时间在屋里停滞了,自己渐渐失去了意识,却被姜峰一把拉起,“装死是吧”。那天晚上,家里的木棍、扫把棍几乎被用了个遍,“打断了就换新的”,床边上的痒痒挠也变成了施暴的工具。

  中途,吴静向丈夫求过绕:“20多年了,看在孩子的面上,放我一条生路吧。”

  “你还想活啊?”姜峰逼着吴静承认在外不检点,同时用手机录下视频,“不说就继续打”。

  吴静蜷在底板上,僵了似的不敢动。“那天晚上,他也没睡,就这么看着我,只要一动弹,就会动手折磨我。这么多年来,他一直怀疑我有外遇”

  次日天亮,姜峰出门,临行前带走了吴静的手机,把屋门和仓库外铁门都上了锁。吴静被留在家里,等清醒一点之后,她从地面爬到床上,歪躺了一天。晚上听见姜峰车子回来的声音,心里害怕起来,不敢吭声。没想到,丈夫进门以后,又开始重复头天晚上的暴行。

  在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后,吴静决定要逃走。12号早上,丈夫忘了锁门,这让逃离成为可能。无法站立的吴静开始一点点往外爬。从房间到仓库铁门有10米,需要从4级的台阶翻滚下来,接着爬上14级的楼梯,到达约3米高的墙顶后,再摔到墙外面,向南爬去离家最近的路口。

  这段不到百米的路程,吴静不知爬了多久。

  终于爬到路口中间,吴静拦下了一辆白色小轿车。“快救,快救救我!”女司机最终打开了车门,把她拉到车里。一路上,女司机不时喊着“大姐”,吴静摆摆手作为回应,示意自己还有生命体征。

  逃回200公里以外的老家,吴静去派出所报了案。早在三年前,她就曾向派出所求助过,但当时被认为是一般夫妻矛盾,被以现场调和的方式来处理。

  8月17日,吴静被家暴的图片出现在自媒体上,被公之于众,引来舆论一片哗然。当地妇联、公安、法院部门迅速行动,为吴静申请了人身保护令,并将案件移交至天津警方。

  8月23日凌晨,姜峰在河北老家被逮捕。

  姜峰留在屋里烫过吴静的烟头

  限制

  今年7月,姜峰把外遇带回了自己的家。吴静不敢声张,在同一个屋檐下,她只是默默为这个女人洗衣做饭,看着她和丈夫天天酗酒

  时隔半个多月,吴静身上的乌青渐渐隐去,被烫过的血色圆点褪成白色,溃烂的皮肤表层也已换新。

  没有痊愈的地方是骨头,只要用力一咳,左边胸腔的肋骨还会刺疼,右脚也瘸着。洗碗时,她的背难以弓成90度,使不上力气的左手大拇指和右手无名指,经常让碗掉到水池里。

  更让家人担心的是,垮塌的精神远没那么容易重新燃起。“话少,几乎不笑”是亲戚、邻居对吴静的印象,苍白、下陷的面颊常常不挂表情。吴家弟媳说,原本吴静能够识一些字,但现今这些字在她的意识里正在褪去。

  2013年,吴静随姜峰外出打工,从那以后,她的自由受到了限制。

  大部分时间里,吴静活动的地点只限于工地和出租房,“早上4点多送去,晚上到点去接”。

  回家近乎一种奢望。前两年,父亲的右腿从大脚趾一直往里头烂,面临截肢危险,手术住院六个月,她都没能回去看一眼,一颗心在外地悬了半年。

  没收手机成为一种常态,尤其是在被打之后。“不许我对孩子讲。”少言寡语成为吴静保护自己的一种方式,“说了之后只能是被打得更惨。”

  在吴静眼里,姜峰像是颗不定时的炸弹,随时会爆发。喝酒会打,不喝酒也会打,如意会打,不如意的时候下手更重。在天津的第二年,姜峰在外面受了气,回家之后开始挑毛病。“盛面条的时候有几根挂在了碗沿外面,也被破口大骂。”

  一天夜里11点,他拉着吴静出去,把车子开得很远,在一个没人的桥洞处停下,拽着妻子就打,之后留她一个人在那儿,自己开车走了。

  “周围一片黑,一个人也没有,很害怕”,吴静是摸着道儿走回去的。没有钱,没有去处,她只能重新回到施暴者身边。当忍耐与退让成为一种习惯,就会让人看不到苦难的尽头。

  今年7月,姜峰把外遇带回了自己的家。“不许对外人说,不许告诉孩子,谁知道了我就弄死谁。”

  吴静不敢声张,她不懂法律,更没想过用法律来保护自己。在同一个屋檐下,她只是默默为这个女人洗衣做饭,看着她和丈夫天天酗酒,互称夫妻。即便如此,她还得把自己的表情管理得很好,才不会挨骂。

  每天凌晨4点多,天还没擦亮,吴静照常出工。只有在工地上,她心情才会好一点儿,“看不见,就不会觉得那么苦了”。

  “说出来不好看,两个孩子都没有成家,以后等他年龄大了会慢慢变好的。”抓着这一点念想,吴静忍受着。

1/2   1 2 下一页 尾页
分享到:
发表评论
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   
  • 最新评论
时代亚洲,在,就是时代
code